新洛神 第46集

新洛神 第46集

曹植告訴卞夫人自己愛的是甄宓,不想娶崔麗,卞夫人大怒,曹植表示會祝福曹丕甄宓,但自己也不會再愛別人,因此不能答應和崔麗的婚事。卞夫人勸他,他也不聽。為了保護甄宓不因此惹怒曹操,他決定認命看著曹丕甄宓成雙成對。
分類 中港台
導演
,
演員
,
,
語言 普通話
字幕 中文
片長 60.0 分鐘
節目級別 PG
相關節目
新洛神 第66集

新洛神 第66集

郭笑意欲殺了曹植,但在甄宓飲毒死去的地方反覆地看到甄宓的鬼魂出現,嚇得魂不守舍。彩蘋覺得郭笑中邪了,狠狠給了她一巴掌讓她清醒,郭笑卻不斷地在彩蘋身上看到甄宓的影子,因此讓彩蘋打自己。郭笑看到甄宓的鬼魂警告自己不許傷害曹植,郭笑嚇得連連答應。

新洛神 第65集

新洛神 第65集

吳質來找郭笑,遞上東郡太守王機的密函,告知曹植企圖聯合曹彰起兵反曹丕。郭笑把密函遞給了曹丕,曹丕大怒。郭笑華歆一干人等,在旁邊添油加醋、煽風點火,慫恿曹丕處置曹植,曹丕因答應卞夫人而猶豫。曹丕思慮再三,命曹休、曹真去巨鹿召回曹植。

新洛神 第64集

新洛神 第64集

郭笑來給卞夫人請安,卞夫人見郭笑如同仇人,質問她為何害死甄宓。郭笑慌稱曹丕下旨時,她試圖阻攔,但曹丕心意已決,她無可奈何。郭笑稱自己在後宮給甄宓設了靈堂,卞夫人不願與郭笑多爭辯,擔心郭笑對紫嫣下手,便要求將紫嫣留在自己身邊。

新洛神 第63集

新洛神 第63集

曹植接連數日夢見甄宓,心中更是不安,望著甄宓的玉簪怔怔出神。恍惚中,甄宓的魂魄歸來與曹植含淚告別,感嘆造化弄人兩人有緣無份。而曹植也似乎感到甄宓就在身畔。曹植為見甄宓一面決計上京面聖,這時袁冰突然來到告知甄宓被賜死的噩耗。

新洛神 第62集

新洛神 第62集

甄宓在曹丕面前力保曹植生性孝順,從來不曾覬覦皇位,絕不會是行刺的主謀,曹丕覺得甄宓仍深愛著曹植,執意不願相信曹植。無言道出曹植被追殺之事,自己是誤以為此事是曹丕所為才來行刺,並不是受曹植指使。曹丕不願饒恕曹植,甄宓請求讓她替曹植而死。

新洛神 第61集

新洛神 第61集

袁冰將曹植帶到東郡。曹植醒來得知無言為掩護他逃走已經兇多吉少,心中悲痛欲哭無淚。原來袁冰擔憂曹植安危,自曹植出城便悄悄跟隨,發覺有人暗中跟蹤曹植欲施毒手。袁冰推斷是曹丕嫉妒曹植欲施毒手加害。曹植不信,只想找到無言屍首好好安葬。

新洛神 第60集

新洛神 第60集

甄宓聽聞曹植遭貶官,而自己被冊封為皇后,心中不悅,立即趕去送別曹植,不接受冊封。而郭笑不滿自己只是貴妃,召見吳質要他出謀劃策。吳質則擔心曹丕有朝一日會顧念兄弟情而反悔,而曹彰更是手握兵權,建議郭笑設計殺死曹植而永除後患。

新洛神 第59集

新洛神 第59集

曹操獨自飲酒,感嘆人已老暮,終了不過淪為漁樵閑話。曹操腦中不斷出現幻覺,不斷出現戰場上的對手,雖是敵人卻仍無法忘卻,其實內心何嘗不想邀眾豪傑前來飲酒。曹植沖進大堂,曹操已神志不清,卻仍認出曹植,苦思離世之前未能等到二子曹彰。

新洛神 第58集

新洛神 第58集

曹植與二哥曹彰軍帳內把酒言歡,向二哥盡訴鄴城風波,訴說失去甄宓之痛,也說明自己無意與曹丕爭奪世子之位,惹得兄弟相殘,父親憂煩。一直在帳外的曹操聽到這一切,入帳與曹植相擁而泣,父子倆前嫌盡釋,曹操也因為氣血攻心口吐鮮血。

新洛神 第57集

新洛神 第57集

曹植被曹操打入大牢,無言想見曹植卻不得見,遂來求甄宓,此時甄宓剛得知楊修自盡而亡的消息,愁眉不展。甄宓答應無言去求卞夫人,讓卞夫人帶無言等人去見曹植。而此時,曹操也正式確定立曹丕為世子。

新洛神 第56集

新洛神 第56集

曹植想起崔麗因自己而死,無言也因自己斷臂,故而借酒消愁。酒醉之後,騎馬欲闖司馬門,楊修前來拉住曹植,質問曹植為何要抱必死之心闖司馬門,曹植告知楊修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欲一死了之。楊修為報曹植知遇之恩,願陪曹植一同闖司馬門赴死。

新洛神 第55集

新洛神 第55集

無言用石頭敲壞門鎖,曹植要甄宓先走,甄宓和無言一走,曹丕和郭笑就出現要人。曹丕質問甄宓為何來找曹植,並且告訴他崔麗已經因為犯坐九龍椅將被曹操處死。曹操不聽卞夫人相勸,為匡正朝廷要殺崔麗,稱只有這樣才能夠表示自己對天子的忠心。

新洛神 第54集

新洛神 第54集

紫嫣前來告訴甄宓曹植被罰之事,碰巧曹丕前來。甄宓質問曹丕,郭笑卻說曹丕的陰謀是為了甄宓。郭笑挑撥離間暗示曹丕叡兒不是曹丕所生,而是甄宓和曹植所生。氣急之下,甄宓扇了曹丕一耳光。曹丕走後,紫嫣又與郭笑糾纏,扭打在一起。

新洛神 第53集

新洛神 第53集

崔麗前來告知曹植,甄宓為曹丕生下一子。曹植擔心曹丕因為自己與甄宓之前的感情,遷怒自己,不宜前去,故而囑咐崔麗前去甄宓處送禮。崔麗想到自己未能給曹植生下一兒半女,提出要曹植納袁冰為妾,曹植卻斷然拒絕崔麗的提議,並說自己只是把袁冰當成妹妹看待。

新洛神 第52集

新洛神 第52集

郭笑挨了一巴掌之後委屈得去找戚姨娘,為了讓其在曹操面前說楊修的壞話,故意鼓動其去靈堂陪曹操。看到戚姨娘出現在靈堂內,曹操大驚,戚姨娘稱是楊修傳口諭讓其前來,曹操深知楊修派戚姨娘前來是試探自己是否會在夢中殺人,不得已殺死自己的枕邊人。

新洛神 第51集

新洛神 第51集

曹植心痛不已,以手捶墻,用皮肉之苦來緩解自己的心頭之痛。無言苦不能開口,只能以頭磕地阻止曹植傷害自己的行為。曹操執意要親自去守靈,但一再叮囑卞夫人不可去靈堂。

新洛神 第50集

新洛神 第50集

無言因為甄宓嫁給曹丕使得他和紫嫣無法成眷屬而對其深有怨意,紫嫣實在不忍無言對甄宓的誤解,只能將整個事件的原委告訴無言,無言知道實情也深感痛心。曹丕因為曹植在靈堂之上對甄宓曖昧的眼神心懷怒意,甄宓表明自己與曹植是姐弟情誼,不容有妒。

新洛神 第49集

新洛神 第49集

曹丕聽聞陳琳已死的消息,問其屍首,楊修直言不諱認為陳琳乃被謀殺,更道出昨夜在聽雨軒聽到有人進出,此人乃是郭笑。而曹丕則為郭笑做人證,表示郭笑一晚上和自己在一起,更有吳質作證。曹丕和吳質一直為郭笑力辯,楊修更覺得兩人有鬼。

新洛神 第48集

新洛神 第48集

崔麗為曹植端茶倒水,曹植卻為難回饋崔麗的真情而愧疚。楊修來找曹植,告訴他華歆已經將國丈府中人全部抓住,並且自己已經和陳琳約好晚上商量對策。曹植決定立馬奔京城見曹操。

新洛神 第47集

新洛神 第47集

崔麗和曹植入了洞房以後,一個獨坐在床上,一個在外面喝悶酒,兩人都以淚洗面。崔麗體恤曹植,曹植讓她先休息,自己出去散心。深夜,曹植一人不斷想起和甄宓的過往,恰逢此時,甄宓也來同一處散心,兩人相見,淚如雨下。

新洛神 第45集

新洛神 第45集

甄宓想起過去和曹植的種種,傷心欲絕。曹清跑來告訴甄宓曹植大病的事實,並質問她為什麽要答應嫁給曹丕。甄宓假稱自己和曹植只有姐弟之情,死也不肯告訴曹清事實真相。

新洛神 第44集

新洛神 第44集

彩蘋受不了郭笑趾高氣昂,拿郭昌撒氣,郭昌答應只要彩蘋好好地當郭笑的丫環,他以後就給彩蘋當奴隸。紫嫣回甄宓房拿枕頭,遇到崔麗,崔麗問其到底發生何事,是否是郭笑從中使壞,逼兩人不得相見。紫嫣不敢說,便離去,崔麗下決心一定要弄個明白。

新洛神 第43集

新洛神 第43集

曹植不見甄宓不解,相思連連。甄宓卻只能在遠處看著曹植,不能出來相見,痛苦萬分。郭笑知道甄宓為了曹植讓曹丕放棄世子之位十分氣憤,郭笑下狠心一定要讓曹丕當上世子。

新洛神 第42集

新洛神 第42集

陳琳來找曹植,告訴他曹操沒有平定東吳,被諸葛亮草船借箭,火燒連營,幸好曹操僥幸無事。曹操赤壁之戰兵敗歸來,意志消沈。卞夫人提議辦喜事沖沖晦氣,曹操讓曹植送曹節入宮後便籌備他的婚事。

新洛神 第41集

新洛神 第41集

甄宓又去看望相思石,剛好遇到前來的曹植,試圖躲其不見,曹植不解,但認為兩人已經喝過交杯酒,相親相愛無問題,甄宓試探性提起那晚之後玉鐲不見了,曹植有些不明其意,甄宓笑而不語,兩人相約次日再見。

新洛神 第40集

新洛神 第40集

甄宓和紫嫣被騙著喝下下了藥的酒,曹植也跟著大醉,被勸離開了甄宓的房間。甄宓讓紫嫣去休息,自己一個人睡,郭笑卻扶著也大醉的曹丕進了甄宓的房。曹丕見是甄宓,大喜,甄宓卻因被下藥,誤將曹丕看成曹植,兩人同床共枕。醒來之後曹丕將甄宓手上的玉鐲拿走。

新洛神 第39集

新洛神 第39集

甄宓感激郭笑在南皮助她出城。曹植來看望甄宓,提醒她郭笑為人矯揉輕佻,不要與她親近。甄宓為了保住漢室,鼓勵曹植力爭世子之位,曹植不解。郭笑躲在門外偷聽到一切。

新洛神 第38集

新洛神 第38集

郭笑輕松的從戚姨娘口中套出甄宓、曹植、曹丕間的關系,虛情假意騙的戚姨娘成功站在了自己這邊,還得知甄宓已經到了銅雀台的消息。卞夫人著急問孫蕓家人對提親的意向,孫蕓愁苦雖然自己對曹彰有情意,可她仍然擔心曹彰和父親終有一天免不了在戰場上兵戎相見。

新洛神 第37集

新洛神 第37集

郭笑不受曹丕待見,假懷孕一事讓郭昌必須保密。甄宓和曹植情意漸濃,兩人在紫嫣和無言的見證下,將名刻於石上,發誓要生死相依,且命該石為相思石。曹丕送別吳質,吳質提醒曹丕小心陳琳和郭笑,曹丕則只把郭笑當一名歌伎,倒是擔心甄宓知道郭笑的存在。

新洛神 第36集

新洛神 第36集

曹清約甄宓引見一人,甄宓未料竟是曹植。兩人久未見面,互道思念。甄宓以為曹操已經同意兩人的親事,不料實則曹操答應了曹丕的提親,曹植勸甄宓放寬心,兩人的親事自有母親會促合。卞夫人對甄宓很是滿意,讓甄宓在銅雀台住下,可叮囑曹植暫且不要讓曹丕知道。

新洛神 第35集

新洛神 第35集

曹丕下跪向曹操請求,希望曹操答應讓甄宓許配給自己,曹操借此刁難曹丕,要其長跪不起,甚至揮刀威脅曹丕,曹丕處變不驚。曹操看在眼裏,賞識曹丕膽色,對於許配之事,已經默認。曹彰看到這一切,趕去尋找曹植,曹植卻早已睡下無人應門。

新洛神 第34集

新洛神 第34集

吳質說到眾臣為曹植造勢,擔心世子之位最終會落入曹植手中,提醒曹丕要提防曹植,曹丕則認為弟弟不可能與自己爭世子之位,吳質則進一步處處挑撥,認為曹操更寵曹植,曹丕終於對曹植怒上心頭。

新洛神 第33集

新洛神 第33集

曹操設宴款待眾臣,再三褒獎曹植,讓曹丕心生不悅。曹操看出曹丕心思,欲考曹丕,曹丕稱文才不如曹植,曹操考曹丕武學,命人將寶劍送至城門,設關卡讓曹丕曹植兩人比賽取回寶劍,曹植取回了寶劍,曹操讓曹丕多學曹植,曹丕更為郁悶。

新洛神 第32集

新洛神 第32集

晚宴上曹丕問起曹植為何袁冰沒有同來,曹植推說袁冰是女子不宜共飲。曹丕得知獻帝委曹植為欽差宣讀給曹操的聖旨,並試探曹植是否有意為世子。曹植表示希望曹丕繼承爵位,不要重蹈袁氏的覆轍。

新洛神 第31集

新洛神 第31集

陳琳決定通過輔佐曹植的方式來延續漢室。楊修將袁冰找來,質問她為什麽要刺殺甄宓、逼她離開故安,袁冰反問曹植在哪裏。楊修告訴她曹植已經和甄宓遊山玩水,袁冰大受打擊。

新洛神 第30集

新洛神 第30集

曹植為了打聽甄宓的行蹤,一直追著楊修苦苦相求,得知甄宓已在府中的曹植一直見不到甄宓,卻在自己的臥房見到了玉鏤金帶枕。推斷甄宓離開不久,曹植策馬飛奔前去,終於與甄宓相見,卻因誤會被甄宓冷落。

新洛神 第29集

新洛神 第29集

卞夫人誤以為曹植鐘愛崔麗,曹植有些尷尬。曹清告訴曹植,曹丕鐘愛甄宓。戚鳳為了不讓曹操納甄宓為妾,聯合眾妾侍撮合曹丕與甄宓。曹植啟程去故安,曹彰來送行,曹植告知自己不想再回鄴城,想長留故安。曹彰問其原因,曹植不願意透露,便告辭而去。

新洛神 第28集

新洛神 第28集

曹丕拉攏陳琳,想讓陳琳幫自己爭奪世子之位,並且促成自己和甄宓的婚事。華歆來報,曹操讓曹丕兵發並州,被陳琳聽入耳裏。華歆告知曹操讓曹植覲見皇上,有意讓曹植繼承衣缽,曹丕大怒。吳質安撫曹丕,打一場勝仗讓曹操刮目相看,對爭世子之位更有利。

新洛神 第27集

新洛神 第27集

郭笑向甄宓提議幫她促成與曹丕的好事,卻得知甄宓喜歡曹植。甄宓知道郭笑對曹丕的心意,祝願她與曹丕早日結連理,求郭笑助她出城去找曹植,郭笑以日後幫自己忙為交換條件答應幫助甄宓。

新洛神 第26集

新洛神 第26集

曹植聲稱不願再次出征,楊修覺得他是為了個女人消沈喪志,並告訴他曹操想立他為世子,希望他不要讓曹操失望。曹植不聽,此對話讓曹操聽見,疑惑曹植心裏的女子是誰,要曹休查明他喜歡的人究竟是誰。

新洛神 第25集

新洛神 第25集

曹操將曹丕留在南皮之事讓卞夫人知道,曹清猜測這是曹操為了回來能夠順利娶甄宓為妾所出的計策。卞夫人對於父子反目非常擔憂,決定等曹操回來勸他讓曹丕和甄宓完婚。她決心利用銅雀台的竣工找借口讓曹丕回來。

新洛神 第24集

新洛神 第24集

曹植強忍著病痛寫完了書信。陳琳將書信交給了甄宓。甄宓見信後,知道曹植誤會她愛的是曹丕,心中焦急。甄宓坦言自己所愛之人是曹植,並把曹植誤會的來龍去脈告之。甄宓想寫信對曹植講明一切,但曹植馬上將隨大軍出征,只能假稱回鄉掃墓隨陳琳立即趕往南皮。

新洛神 第23集

新洛神 第23集

曹丕大醉。吳質前來拜見他都被他趕到一旁。郭笑帶著酒來勾引曹丕,兩人親親我我之後,曹丕糊裏糊塗就和郭笑同床共枕。曹丕酒醒頭痛,發現郭笑在自己床上大驚失色。郭笑大哭大鬧,說是曹丕強迫自己同房,曹丕卻什麽也想不起來。

新洛神 第22集

新洛神 第22集

彩屏嘲笑了郭笑一番,自己卻對著曹植投懷送抱,極力討好獻媚。郭笑不滿,兩人吵吵鬧鬧,互相譏諷,曹植趁機溜走。郭笑見曹植對她不屑一顧,心生怨恨。彩屏遭曹植冷落,又被郭笑奚落,把氣都撒在了郭昌身上。

新洛神 第21集

新洛神 第21集

曹丕感謝華佗和史阿的救命之恩,並拜史阿劍師為師。甄宓得知曹植放過了袁譚的家眷,佩服曹植不計前嫌寬容待人的胸襟。紫嫣提議甄宓為曹植趕制新衣,托押送糧草的曹丕轉交。

新洛神 第20集

新洛神 第20集

曹植攻占平原的消息傳來,華歆等請求曹操赦免曹植不聽將令之罪。曹操請崔琰為曹丕之師,又聽聞史阿願意教授曹丕劍術十分高興。曹操決意起兵親征,兵發平原,點陳琳隨行。

新洛神 第19集

新洛神 第19集

曹彰親自為曹丕送飯,並告之曹操打算將崔麗許配給曹丕。曹丕聞言大怒,喝酒解氣。曹彰為曹操曹丕父子倆爭奪甄宓一事左右為難,一個人自言自語。不想被躲在暗處的陳琳偷聽到。

新洛神 第18集

新洛神 第18集

甄宓獄中探望曹丕,自覺連累了曹丕心中內疚。曹丕從甄宓處聽說曹操改派曹植征討故安。曹丕為父親的絕情而傷心,又擔心弟弟曹植沒有作戰經驗,會身陷險境。甄宓聞言也不禁為曹植擔憂。

新洛神 第17集

新洛神 第17集

曹操在書房內對曹丕大發其怒,痛罵曹丕違抗父命,差點害死曹植與甄宓,曹丕認錯,卻不願受罰,曹操又怒,將曹丕打入大牢。曹植與甄宓自歸來之後第一次單獨相處,兩人盡訴思念之情,甄宓暗自擔心曹丕對自己用情太深,怕會出事。

新洛神 第16集

新洛神 第16集

陳琳來訪,通知曹丕去見卞夫人,之後與甄宓密談,經過袁熙的綁架事件之後,甄宓對袁熙徹底失望,表示自己不能再幫助陳琳替袁家報仇雪恨,陳琳失望,告訴甄宓曹操即將納甄宓為妾,甄宓決心到時候刺死曹操再自盡。

新洛神 第15集

新洛神 第15集

曹植喊叫著甄宓的名字醒來,看到的卻是崔麗,感謝崔麗端藥送水的悉心照顧。卞夫人聞訊趕來,看到兒子醒來,對著曹植又是表達了一番心疼之意,曹植也得知甄宓與曹丕都未回來,擔心不已,崔麗暗妒曹植對於甄宓的關心。

新洛神 第14集

新洛神 第14集

卞夫人在殿內為曹植憂心,恰就傳來曹植被找回來的消息,曹操見曹植傷痕累累,痛心不已,誓要殺光袁氏全族。對於如何處置袁氏殘部,與眾臣商議,又下令如果曹丕未救回甄宓,以軍法處置。

新洛神 第13集

新洛神 第13集

甄宓來到囚房為曹植上藥,餵曹植吃飯,曹植表達了自己對甄宓的思念之情,兩人互訴衷腸,甄宓願與曹植結連理,兩人在囚室中相擁。曹操對於曹休一行沒有找到曹植而生氣,陳琳分析曹植可能為袁氏殘黨所擒,建議出城找來楊修與崔琰出謀劃策共同尋找,曹操應允。

新洛神 第12集

新洛神 第12集

袁熙虜獲曹植,正欲下殺手,甄宓上前阻攔,紫嫣情急之下假稱袁老夫人還在鄴城,要留曹植做人質,同時又說甄宓對曹家虛以委蛇,為的就是幫助袁家,這讓袁熙以為自己錯怪了甄宓。為了防止曹軍追來,他將曹植打暈帶離。

新洛神 第11集

新洛神 第11集

曹植曹丕一行帶著甄宓出城遊玩,因沒有曹操手諭,遭侍衛阻攔,曹丕拔劍威脅才出城。曹彰向曹操稟報,曹操怒,派了一隊人馬欲將曹丕追回,同時因石玉未及時叫醒自己將其賜死。

新洛神 第10集

新洛神 第10集

甄宓為自己利用曹丕而愧疚不已,紫嫣則認為曹丕本就對甄宓圖謀不軌,不必愧疚,倒認為曹植才是真心對甄宓好的人,甄宓漸漸意識到自己對曹植產生了好感。而另一邊的曹丕在得知曹操對甄宓的打算之後,不知該如何跟父親爭奪甄宓,愁得獨自飲酒至深夜。

新洛神 第9集

新洛神 第9集

陳琳在朝堂上表率,為謝曹操救命之恩,一定會效忠曹操。曹植提議由陳琳帶領曹操拜訪崔琰,以此再覓一個賢士。曹植來看甄宓,甄宓佯裝不知晚上刺客之事。曹植向甄宓介紹無言,告訴她無言並不是原來就是啞巴,而是被賣的奴隸,在反抗中被割掉了舌頭變成了啞巴。

新洛神 第8集

新洛神 第8集

袁熙聽聞曹操要辦慶功宴,打算趁此機會殺他。曹操慶功宴上,甄宓果真盛裝前來跳舞助興,曹操大喜,陳琳暗自高興。一舞結束甄宓上台引誘曹操,並大讚曹操,曹植和曹丕都萬分不解。甄宓敬曹操酒,曹操擔心酒裏有毒,要陳琳喝下。結果酒裏並沒毒,曹操心中大樂。

新洛神 第7集

新洛神 第7集

甄宓責怪陳琳變節投靠曹營,陳琳發現窗外有人偷聽,所以故意在甄宓面前承認說自己投靠曹營,並親手殺了張彪。他拼命提醒甄宓窗外有人,並暗中塞給她一封信,甄宓這才明白他的意思。華歆稟報曹操他偷聽到的對話,並恭喜曹操能得到甄宓。

新洛神 第6集

新洛神 第6集

甄宓拜見曹操求他放了陳琳,曹操一口拒絕。甄宓欲行刺曹操,反被曹操制服,曹操欲加輕薄,甄宓以自殺威脅,曹操只好作罷。曹操告訴甄宓陳琳已誠心投靠曹營,還親手殺了張彪。

新洛神 第5集

新洛神 第5集

袁夫人深知鄴城已破,南皮故安也難以保全。華歆欲說服袁夫人勸降袁熙,袁夫人不為所動,一頭撞死在大殿上。華歆放了袁氏婦孺,騙說甄宓已將袁夫人送回原籍。

新洛神 第4集

新洛神 第4集

曹操勸曹植多在詩詞歌賦以外的東西上用功,並將修築銅雀台一事交給曹植。曹丕要接卞夫人和眾姐妹來鄴城居住,臨別前來與甄宓道別,勸甄宓放寬心,但甄宓並不領情。

新洛神 第3集

新洛神 第3集

曹操宿醉,於夢中忽見一銅雀自天邊飛來。曹操追逐銅雀,銅雀沒入草地消失不見。曹操驚醒,見曹休在寢室等候,便問起昨夜自己去甄宓房中之事。曹休忙說昨夜曹操不勝酒力醉倒在甄宓房中,自己便把曹操扶了回來,幸而曹操沒有起疑。

新洛神 第2集

新洛神 第2集

官渡一戰,曹軍大獲全勝。軍帳內曹操論功行賞,眾大臣爭相道賀。曹丕前來稟報城內安置情況,眾大臣詢問甄宓樣貌,曹丕坦言甄宓確是世間少有的美女,曹操聞之大喜。曹操下令慶功,以袁紹女眷性命逼迫甄宓在慶功宴上獻舞。

新洛神 第1集

新洛神 第1集

東漢建安五年,曹操率大軍攻陷鄴城,勢如破竹,銳不可擋。鄴城將破,袁紹夫人決計殉死保節,勸眾女眷速速離去避禍,免遭侮辱。袁熙的未婚妻甄宓深明大義,不願在危難時舍婆婆而去。袁夫人感其孝心,無奈之下只得將香灰塗在甄宓的臉上,希望能躲過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