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艷薔薇 第22集

忍冬艷薔薇 第22集

中醫西醫都對薔薇的傷情束手無策,忍冬想到了治癒她的肺癆的那個大爺,準備用燉雞來討得大爺的歡心。陳老闆端詳大爺許久,突然想起來他就是把行醫執照借給自己父親陳百萬的展雄大夫。
分類 中港台
導演
,
演員
,
,
語言 普通話
字幕 中文
片長 60.0 分鐘
節目級別 PG
相關節目
忍冬艷薔薇 第46集

忍冬艷薔薇 第46集

忍冬正名,陳王兩家其樂融融,富貴甚至答應了家平和陸瑤的婚事。 忍冬前去看望何秀,何秀自愧難當,忍冬表示無論過去如何,她都會待何秀如從前。昏迷已久的薔薇醒來,對過去自己沒有說出實情後悔萬分。

忍冬艷薔薇 第45集

忍冬艷薔薇 第45集

薔薇認定是忍冬害正定受傷,出手打了忍冬。忍冬告訴追隨她下樓的陳富貴,正定受傷是因為他們懷疑房成就是殺害王耀的兇手故而想從房成辦公室找證據,結果被房成發現打成重傷。正定醒來便嚷著要去見忍冬,洪莉極力勸阻,並告之忍冬是房成的私生女。

忍冬艷薔薇 第44集

忍冬艷薔薇 第44集

學校裡的忍冬因為在課堂上看到薔薇心神不寧,想著幫幫她,所以去追上了薔薇,但沒想到被薔薇拒絕了她的好意,還沒頭沒腦地喊出,清源堂是她的,她絕不會拱手讓給忍冬的。忍冬一時被薔薇的話給說懵了。

忍冬艷薔薇 第43集

忍冬艷薔薇 第43集

王耀出殯,一家人悲痛欲絕。谷大夫和展大夫為王耀上炷香,展大夫向王耀保證會好好地照顧他的家人。在陳榮華他們上前祭奠王耀時,發現何秀不在,何秀竟然去了清源堂醫藥公司,拉住房成指責他殺了王耀。

忍冬艷薔薇 第42集

忍冬艷薔薇 第42集

忍冬做夢自己上山採藥遇到滿臉是血的王耀。正定與其母親前來告訴忍冬員警在山上找到一具屍體,應該是王耀,忍冬傷心暈倒。忍冬來找到了悲傷嚎啕的何秀,勸她要堅強,此時的何秀已經覺醒了,也能正視自己的過去不良行為了,她暗下決心,一定要為王耀報仇。

忍冬艷薔薇 第41集

忍冬艷薔薇 第41集

薔薇洞察房成想趁谷家年祭殺害谷母的心理,懇求谷風讓自己留在家中陪伴谷母。王耀回到家中,何秀希望王耀別因為忍冬而毀了自己的女兒薔薇,王耀堅決維護忍冬。王耀來找房成,希望房成一起去谷家將忍冬和薔薇兩人的身世說清楚。

忍冬艷薔薇 第40集

忍冬艷薔薇 第40集

在王耀的提議下,正定和忍冬前來看望韓沖,卻發現滿臉傷痕的韓沖發燒暈倒在家中。薔薇來公司告訴房成谷母已經醒了。房成來到谷母的房間,決定將谷母殺害。薔薇闖入谷母房間,目睹房成所做的一切,苦苦哀求甚至以死相逼,終使房成暫時放過谷母。

忍冬艷薔薇 第39集

忍冬艷薔薇 第39集

耀哥信中說要回家來了,何秀便把那個小女孩交給了房成。後來,房成又抱回來,她也一直認為他們的那個閨女就是忍冬,但到後來她跟蹤房成和薔薇,在一個咖啡館裡才聽房成說出,我們那個女兒是薔薇而不是忍冬。那毫無疑問了,忍冬才是谷家的親生女兒。

忍冬艷薔薇 第38集

忍冬艷薔薇 第38集

被薔薇潑了一身的水,又打了一巴掌的忍冬,決定不能再讓薔薇誤會自己了,自己要從此離正定遠點兒。回家的忍冬,卻看見王耀在一個人喝悶酒,父女倆說出了心裡話,忍冬發誓不會認房成為父親的,她說她王忍冬的爹爹就只有王耀,王耀欣慰而幸福地露出了笑容。

忍冬艷薔薇 第37集

忍冬艷薔薇 第37集

陳老闆把何秀勸走後,便與王耀說起了何秀所說的那女孩的事,他們夫婦確實曾經替房成看管過一個小女孩,左臂上還被燙傷留有疤痕,後來房成帶走了,可王耀肯定地說,忍冬左臂上沒有燙傷。最後,耀哥請陳老闆夫婦替他保守忍冬的身世這個秘密。

忍冬艷薔薇 第36集

忍冬艷薔薇 第36集

薔薇送走何秀後,急忙找到房成告訴他何秀來找了自己。房成沒想到何秀不但威脅自己,還竟敢去威脅薔薇,他要薔薇不要緊張,說自己一定會把何秀解決掉。薔薇不想要房成再做壞事,建議房成給何秀一筆錢後讓她離開縣城。

忍冬艷薔薇 第35集

忍冬艷薔薇 第35集

谷家得知薔薇也考上了中醫大學,都十分高興,也同時期望谷老太太能趕快醒來。 谷家,谷大夫一如既往為谷老太太醫治,但谷老太太雖然脈象平穩,卻還是不見清醒。

忍冬艷薔薇 第34集

忍冬艷薔薇 第34集

何秀這天出來,看見薔薇和房成兩個人進了一間咖啡屋,何秀也跟進去找機會坐在了離他們最近的地方。房成和薔薇都沒有注意到何秀,於是父女倆的談話便被何秀聽得一清二楚。原來是房成將谷老太太害成這樣,當年忍冬和薔薇的調包也是他房成一手策劃與實施的。

忍冬艷薔薇 第33集

忍冬艷薔薇 第33集

老太太越問越激動倒在了地上,可是房成卻不把藥給她並把他要靜怡嫁給他的事也一併說了出來。薔薇破門而入要救老太太可是遭到了房成的阻攔,老太太奄奄一息,房成和薔薇把老太太送到了醫院,醫生告知老太太得了腦淤血深度昏迷,很可能局部或全身癱瘓。

忍冬艷薔薇 第32集

忍冬艷薔薇 第32集

忍冬收到中醫大學的通知願意破例讓她參加中醫大學的考試,如果考上忍冬就可以上大學了。忍冬很有把握地參加完了中醫大學的考試,李校長說這都要感謝谷大夫。谷風對忍冬說,希望他百年之後,忍冬可以協助薔薇經營清源堂,這話被房成聽見了。

忍冬艷薔薇 第31集

忍冬艷薔薇 第31集

從警察局被保釋出來後,正定要送忍冬回家,但被母親攔住。展雄自認打賭輸掉,要把他多年來的醫術心得拱手相送,他將繼續他的閒雲野鶴生活。谷大夫很受感動,勸他還是留下來治病救人。展雄去意已決,只是囑託谷大夫好好培養忍冬。

忍冬艷薔薇 第30集

忍冬艷薔薇 第30集

這一天,房成找到林靜怡,無恥地說出想靜怡和谷風離婚,他要娶她為妻。學習備考的忍冬,下定決心要考上中醫大學,決不能讓房成,還有其他人小瞧了自己。這邊忍冬為爭一口氣而努力學習,但薔薇終日被瑣事纏擾著,根本無心看書。

忍冬艷薔薇 第29集

忍冬艷薔薇 第29集

忍冬不相信何秀說的,房成怎麼會是她的親生父親呢?他竟然狠心地雇人來打何秀。谷大夫要房成順路送忍冬回家,房成不願,但又無奈,結果半路上找藉口想要把忍冬丟下。

忍冬艷薔薇 第28集

忍冬艷薔薇 第28集

韓沖送忍冬回家。途經谷家門口時,看到也是剛從湖邊回來的薔薇,故意讓正定閉上眼睛,而主動去親吻他的臉頰的一幕,這讓忍冬黯然神傷。兩位神醫的醫術對決,谷大夫由於心裡一直掛念著靜怡,無心為病人看診,不僅推掉了病人的預約,還獨自出門,一去久不歸。

忍冬艷薔薇 第27集

忍冬艷薔薇 第27集

林靜怡被趕出谷家暫跪在了門口,谷大夫相信靜怡不會背叛他,想著把她找回來,但是谷老太太情緒依然激動,此時真的發病了。忍冬帶著靜怡回到家,向何秀謊稱是自己的外地朋友。 薔薇去找正定,希望正定能帶她去遠足散散心。出於對薔薇的愛護,正定欣然答應了。

忍冬艷薔薇 第26集

忍冬艷薔薇 第26集

忍冬自己肺癆剛好又去治療別人的肺癆病,何秀不答應,趕到陳家藥材鋪吵鬧著要把忍冬帶走。忍冬考慮到正定即將與薔薇訂婚,主動地和正定保持了距離。正定意識到了忍冬的顧慮,便向她解釋自己並不願意與薔薇成婚,他並不喜歡薔薇,一切都是雙方家長的意思。

忍冬艷薔薇 第25集

忍冬艷薔薇 第25集

展雄是個怪脾氣,他的行醫治病、救死扶傷從來不收取錢財,更不願以此去賺錢。此次下山只為救治薔薇,現在薔薇好了,他認為他的使命完成了,也該回到深山裡了。清源堂谷大夫,自從展雄幫忙治好了薔薇後,他便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認為自己醫術不如展雄。

忍冬艷薔薇 第24集

忍冬艷薔薇 第24集

忍冬沒能勸服谷大夫,倒是說動了一心要救薔薇的谷老太太。谷老太太不顧谷大夫的反對,跟著忍冬來到了陳家,請求展雄出面救治薔薇。在他們兩個人的合力救治下,薔薇終於不負眾望,從昏迷中清醒了過來。

忍冬艷薔薇 第23集

忍冬艷薔薇 第23集

何秀看見安然無恙的忍冬,驚喜交加,何秀一直十分自責,這次忍冬平安歸來,何秀高興壞了。展雄一見到忍冬在行醫,立刻大發雷霆。忍冬曾答應過展雄,絕對不無照行醫。雖然忍冬是給自己的爹治病,但展雄仍然不能接受。

忍冬艷薔薇 第21集

忍冬艷薔薇 第21集

薔薇奮不顧身地替陳正定擋下了疾馳而來的車子,自己卻重傷昏迷,躺在了醫院。正定失魂落魄地回想著薔薇的捨身相護,心裡愧疚萬分。肺癆已經痊癒的忍冬回到了陳家藥材鋪,得知忍冬平安無事,陳家人趕緊把她迎進了家門,問起她的近況。

忍冬艷薔薇 第20集

忍冬艷薔薇 第20集

薔薇看到正定還在到處張貼忍冬的尋人啟事,質問正定為什麼還是不願放棄,是不是喜歡上了忍冬,薔薇看到正定在這個問題上猶豫了,便怒道忍冬已經死了。 谷老太太找人批了正定和薔薇的八字,發現是天賜良緣。大家都很為薔薇高興,但只有房成不同意。

忍冬艷薔薇 第19集

忍冬艷薔薇 第19集

忍冬為多幫助大爺一些,於是跟著大爺上山採藥。大家一起上山,看到了忍冬墓碑的薔薇告訴房成忍冬只怕是死了,就算活著也是凶多吉少了。房成想到薔薇的谷家大小姐地位再沒有人可以動搖了,不禁面露喜色。

忍冬艷薔薇 第18集

忍冬艷薔薇 第18集

忍冬醒來後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有個中年男人要幫她醫治肺癆。忍冬通過多天的相處,看出了這位大爺看似脾氣古怪,但其實是一個好人,忍冬在幫助大爺為藥草鋤草的時候,經過自己的研究,發現這位大爺用的特殊方法是艾灸。

忍冬艷薔薇 第17集

忍冬艷薔薇 第17集

忍冬在家門口看到何秀一直抱怨王耀沒用,心裡很難過覺得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以後不能分擔家計了,默默地放下了一疊錢走了。韓沖在街上遇到薔薇,急忙詢問有沒有看到忍冬,這時候正定也趕了過來,薔薇說忍冬好像往家方向走了,於是兩人一起奔向忍冬家裡。

忍冬艷薔薇 第16集

忍冬艷薔薇 第16集

忍冬體力恢復,到花園散步,正定母親看到後,便要求忍冬早日回去工作。韓沖拿著薔薇給的黨參來看忍冬,但得知忍冬要去藥鋪工作,緊張不已,責怪正定陳家人沒有良心,忍冬為韓沖的行為向正定道歉。 忍冬到藥店裡,開始接待病患,咳嗽不住。

忍冬艷薔薇 第15集

忍冬艷薔薇 第15集

忍冬昏迷後醒來,正定告訴她她得的不是肺癆,只是普通風寒,忍冬心安。薔薇看到正定悉心照顧正定而吃醋,質問正定是不是喜歡自己,正定覺得薔薇無理取鬧,兩人爭執,被家平看到,以為正定欺負薔薇,出手打正定。反而被正定誤會薔薇與家平有關係。

忍冬艷薔薇 第14集

忍冬艷薔薇 第14集

忍冬看著身患肺癆的一家人,不知所措。只得用自己所學醫術一搏。在谷家的飯桌上薔薇魂不守舍,房成無奈替薔薇解圍。他告訴薔薇不要擔心身份會被揭穿,因為他已經設計讓忍冬去治療肺癆病人,這樣忍冬也會凶多吉少。

忍冬艷薔薇 第13集

忍冬艷薔薇 第13集

韓沖去給忍冬送治腳傷的藥膏,卻發現正定正抱著差點摔倒的忍冬,一時醋意大發。薔薇因打暈了房成受了驚嚇,魂不守舍。受傷的房成找到薔薇逼迫他接受現實。回到家中的薔薇不知如何面對家人,但是谷風和谷老太太的疼愛讓她更無法說出自己的身世之謎。

忍冬艷薔薇 第12集

忍冬艷薔薇 第12集

忍冬告訴韓沖自己決定不考大學了,韓沖怎麼問忍冬也不願意說出原因,韓沖只好要忍冬一定要堅持夢想,忍冬卻苦笑著說夢想終究會被現實打敗,要韓沖不要再管他。房成急忙跑到陳家接薔薇回家,將薔薇帶到了山上,猶豫許久才告訴了薔薇自己才是她的親生父親。

忍冬艷薔薇 第11集

忍冬艷薔薇 第11集

谷大夫問薔薇想考哪所大學,卻得知她想去巴黎學習。谷大夫震驚之後嚴厲地告訴薔薇這件事他絕對不會答應,薔薇不理解為什麼父親先前答應此刻又反悔,十分難過。忍冬為了妹妹的學費想要預支工錢,卻因為最近藥材鋪的收入實在微薄也幫不上什麼忙。

忍冬艷薔薇 第10集

忍冬艷薔薇 第10集

谷大夫特地到陳家藥材鋪找到忍冬,忍冬見到多年不見的谷大夫激動不已。谷大夫告訴忍冬自己想要資助她上大學,但這種資助並不是沒有回報的。谷大夫想要培養忍冬成為一名醫生,於是谷大夫要求忍冬上大學後,每天放學後要到清源堂跟著他學習藝術並且要照顧病人。

忍冬艷薔薇 第9集

忍冬艷薔薇 第9集

韓沖醉酒之後來找忍冬,借酒吐露自己的真心話。正當韓沖準備告訴忍冬自己的心意,卻被來找忍冬的正定看到,正定以為韓沖在欺負忍冬,害怕韓沖繼續發酒瘋的忍冬將韓沖關在門外,門外,看著正定與忍冬一起回家的韓沖失落不已。

忍冬艷薔薇 第8集

忍冬艷薔薇 第8集

忍冬告辭陳家回去給耀哥治療腰傷,韓沖等在陳家門外護送忍冬回家。回家路上,忍冬告訴韓沖自己想考中醫大學,韓沖表示支持她。忍冬認為自己應該進一步深造,拿到行醫執照救治更多的人,陳老闆和正定都同意並打算幫助忍冬報考中醫大學。

忍冬艷薔薇 第7集

忍冬艷薔薇 第7集

正定發現了倒在自己藥材鋪門口的忍冬,正定帶回忍冬當傭人,為陳家解決了一大難題,大家也都同意忍冬留下。忍冬每天給在藥材鋪的陳老闆送飯,趁陳老闆吃飯的時間,忍冬都在學習中醫知識,日復一日也學到了很多。

忍冬艷薔薇 第6集

忍冬艷薔薇 第6集

谷大夫認為忍冬在中醫藥方面非常有天分,想要培養她成為中醫醫生。忍冬聽得津津有味,薔薇卻在一旁打起了哈欠。房成趁忍冬不注意,將拖地的水打翻在了林靜怡的房間門口,獨自出門的林靜怡沒有注意,於是滑倒在地下,最終導致流產。

忍冬艷薔薇 第5集

忍冬艷薔薇 第5集

韓沖被留在清源堂學習,誰知,醫館的師傅卻不允許他碰這些醫書,只讓他學習如何包藥。何秀得知忍冬在大戶人家做事,來到谷家找忍冬,房成知道了忍冬就是當年他換掉的谷家真正的小姐,害怕的房成立刻躲進房內想起了對策。

忍冬艷薔薇 第4集

忍冬艷薔薇 第4集

王耀看到忍冬在家中的辛苦,不忍讓她在家裡這樣受罪,逼著忍冬去城裡當了傭人。第二天谷風來到醫館準備感謝眾人,正巧看到了暈倒在醫館外的忍冬。得知她包袱被偷、走投無路的谷風,便將忍冬留在了谷家。

忍冬艷薔薇 第3集

忍冬艷薔薇 第3集

忍冬很喜歡中藥藥理並且很快就學會了識別中草藥。王耀因為一次采藥傷到了腰。家裡的生計幾乎全都落到了忍冬頭上。谷家這邊,薔薇從小就不喜歡中醫,她一心喜歡服裝設計。房成也著急如果薔薇不愛學中醫,那麼他這個霸佔谷家家業的計畫也就落空了。

忍冬艷薔薇 第2集

忍冬艷薔薇 第2集

房成把谷風的親生女兒還給何秀,何秀只得把女兒帶回家,卻被丈夫王耀知道,這是她偷情所生。王耀大怒卻也只能接受現實並給她取名為忍冬。王耀上山採藥,採到名貴的百年何首烏,卻被餓急了的小忍冬吃掉。忍冬因誤食了百年何首烏,讓何秀對她更加看不順眼。

忍冬艷薔薇 第1集

忍冬艷薔薇 第1集

杭州中醫世家清源堂的老闆谷風唯一的兒子不幸溺水而亡,谷老太太遷怒于管家房成,誓要房成滾出谷家。房成把谷家孫女抱回時,聽到了谷母一直抱怨自己的種種壞處,就把兩個孩子掉包,把自己的女兒交給谷家,並謊稱就是陸雲所生的薔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