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5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5集

百姓們和饒小梅到關帝廟看到范子揚出現在殺人現場,百姓認為這是范子揚為主謀的殺人報復。但是范子揚是為了躲雨到關帝廟,被駱某背後襲擊嫁禍于范子揚。范子揚低頭認罪一心求死,範子揚這種行為讓鄭大人感到疑惑。
分類 中港台
導演
演員
,
,
語言 普通話
字幕 中文
片長 60.0 分鐘
節目級別 PG
相關節目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42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42集

理郡王收到密報知道了乾隆有意揪出身邊的細作。乾隆接見鄭板橋表彰所做的一切,重新宴請群臣一起品嘗范縣大米並御賜《天灌大米》牌匾。理郡王決定等道士安泰選擇吉日發兵造反殺進皇宮。幾年之後,鄭板橋範縣任期已滿,和妻子饒小梅一起離開範縣。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41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41集

鄭板橋和慎郡王懷疑皇上身邊有細作,決定查出此人,便放出風聲皇上要狩獵好讓細作上當。理郡王得知乾隆要除掉他,便想借著狩獵的機會拿著范子揚製造的燧發槍先發制人。看到事情敗露理郡王極力辯解,但證據確鑿結果理郡王剝奪爵位。鄭板橋終於釋放。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40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40集

朝上理郡王提出關押鄭板橋並拿出對聯解釋原因。饒小梅、陳軒與慎郡王商議如何解救鄭板橋,饒小梅提出艾四爺答應可以把范縣大米進貢,希望王爺找到此人,並想見見鄭板橋。慎郡王在牢中撞見了理郡王殺人滅口,決定上報皇上。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9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9集

晏斯泰向乾隆說鄭板橋錯殺范仁富胞弟之事,並惡告鄭板橋存在富商勾結的行為,應當查處。饒小梅與姚三在客棧監視晏斯泰,小梅擊昏蒙衣女子換裝接近乾隆並出手襲擊,乾隆認出小梅並問襲擊自己原因,饒小梅瞭解情況後向乾隆求助希望幫忙解救鄭板橋。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8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8集

晏斯泰用兩條“罪名”將鄭板橋收押,收押路途,范縣百姓看到鄭板橋被押的情況,一同為板橋喊冤。理郡王得知皇上到濟南微服私訪,讓晏斯泰一定要招待好皇上。皇上找到饒小梅並詢問鄭板橋的情況,兩人相談甚歡,小梅以為找到了救星。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7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7集

子揚想到父親范仁富曾是饒氏慘案的主謀,而自己曾經無意中向匪徒洩露鏢局的路線,十分悔恨自己當時的糊塗。鄭板橋讓手下把信和考察范縣民情的手冊一同交到進城的慎郡王手中,范子楊來找饒小梅,跟小梅道歉自己犯下不可原諒的錯誤,希望鄭大人原諒自己。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6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6集

吳良方等手下們商量直接找慎郡王幫鄭板橋忙。范子揚找二叔相認,范仁富也終於承認自己是子揚的父親,子揚希望跟父親離開是非之地。子揚跟湘菱說相認之事,湘菱為子揚高興。子揚發現湘菱懷孕,兩人互表心意。慎郡王為鄭板橋向皇上說情,皇上為難。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5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5集

鄭板橋看望病危的費姑,費姑向鄭板橋坦露最後的遺言,遺憾離世。理郡王覺得鄭板橋連自家兄弟都敢殺,決定要除掉鄭板橋。范子揚決定要調查二叔的身份,湘菱陪同。晚上,小梅開導悲鬱中的板橋,兩人相互依偎。子揚查出二叔可能就是自己的親爹,既驚且怕。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4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4集

范子揚意外救了理郡王一命。張柱滿街散佈鄭板橋包庇李俊的謠言,費姑和饒小梅聽到,費姑把所有罪責都攬到自己身上,結果傷心過度,暈倒。醒來後,費姑告訴鄭板橋,要求他秉公執法,鄭板橋感謝費姑大義,道出自己心聲,會一輩子把費姑當做自己的母親。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3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3集

費姑和饒小梅看到有老鼠跑到李俊房間,意外發現李俊賣皇糧掙錢的事情。李俊向鄭板橋狡辯自己的所作所為是為了家裡好,費姑打了李俊,鄭板橋得知李俊是被人陷害,但是正直的鄭板橋還是將李俊押入大牢。費姑過來央求鄭板橋放過李俊,為李家留後。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2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2集

鄭板橋巡視以工代賑修繕城牆的工程,發現富商錢為坑害工人,鄭板橋欲找錢為對峙,半途中遇到一個孩子正打算削肉給自己生病即將餓死的母親吃,最後孩子的母親因為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間和吃不上飯而病逝,鄭板橋內決議明日要是還等不到皇上聖旨,就開倉放糧。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1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1集

李俊和范子揚去糧店買糧食欲救范縣百姓,遭遇郭老闆坐地起價,情急之下,只得買下。范公子提出可以叫范縣官府開倉放糧。李俊回府和鄭板橋提出開倉放糧的想法,遭到費姑強烈反對。范子揚和范仁富正為自己暗地裡操控糧價從而逼迫鄭板橋開倉放糧的計謀暗自竊喜。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0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0集

晏斯泰到了官府之後不停責問鄭板橋,要求鄭立刻放人,並為自己的兒子辯解。而鄭板橋不為所動,並擬好奏摺準備呈報刑部,晏斯泰見狀也拿出了最後的殺手鐧,污蔑鄭中飽私囊和李俊共同貪污受賄,並威脅鄭板橋準備用兩顆頭顱來祭奠自己的兒子。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9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9集

大旱之年糧食欠收,鄭板橋委託李俊為官府收糧,價格越低越好,李俊爽快的就答應了。子揚接到李俊的飛鴿傳書,子揚與“二叔”商量之後決定把糧食給李俊並且在糧食里加點料。信鴿無意中被小梅發現,李俊手忙腳亂遮掩事實。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8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8集

鄭板橋接到啞巴狀告,此人是錢為的弟弟錢裕,被狀告之人正是錢為。鄭板橋本想借關公之仁義,來教育錢為好生對待自己的親兄弟,可錢為不為所動,不肯承認自己的親弟弟。子揚和“二叔”商討如何對付鄭板橋,準備利用與鄭板橋情同手足的李俊。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7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7集

小梅回到府上,向鄭板橋訴說子揚的處境,過的甚是淒慘,並準備去范家“對頭”錢家教書育人,覺得錢家會借此機會報復範家,報復子揚。湘菱告訴小梅,子揚在錢家教書三個月未得分文,小梅非常氣憤,決定狀告錢家。鄭板橋利用激將法將子揚激怒,順利將錢為打敗。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6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6集

子揚不願連累湘菱,子揚在街上擺出攤位謀生,被人砸場,湘菱出現維護子揚,姚三出面解圍,教育眾人。眾人散去。鄭板橋帶眾人修建水車,引水灌溉。旱情得到緩解,眾人欣喜。鄭板橋感激小梅給自己的提示,邊飲酒邊唱曲,小梅不禁想到消沉的子揚。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4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4集

范仁富死後范家傷心至極。就在這時范夫人因老爺范仁富去世悲傷過度身體虛弱。範子揚活在怨恨之中,心情低落,無所事事,放縱自己,在一個晚上喝酒時遇到老百姓雙方導致衝突,廝打起來,範子揚被狠狠揍了一頓。就在這時關帝廟出現殺人案件。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3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3集

鄭板橋要范仁富再次拿出帳本,范仁富不安,硬著頭皮呈上來。鄭板橋拿出真賬給范仁富,一一道來原委,范仁富被當場收監。姚三拿出在范府搜出恐嚇信出處,還帶回若干包毒藥,陳軒確定此藥就是毒害自己父親的藥,鄭板橋震驚。鄭板橋公審范仁富,眾百姓圍觀。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2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2集

吳良方向鄭板橋認罪後,鄭板橋一邊細數他的罪過,一邊也讓他繼續充當趙二虎的眼線,並及時向鄭板橋報告。為了儘早地修建災民的房屋,鄭板橋再次親自去請工匠“賽魯班”。經過一番波折之後,不僅說服了“賽魯班”,還讓其帶了一堆徒子徒孫,幫災民重建房屋。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1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1集

范仁福在家清點“萬用藥”時,發現少了一包藥。而這包被范子揚帶走的“萬能藥”,實際是送給了小梅,最後被覺著奇怪的陳軒拿回了家。陳軒對這“萬能藥”進行研究,他記起這藥與當年他爹死的時候,服的藥一個氣味,陳軒當下便斷定殺害他爹的,就是範仁福。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0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0集

果然,馬昆是受到范家大總管趙二虎的指使。趙二虎作為范家總管,不僅陷害了程蘭蘭與謝昌吉,還為黃河修堤工程,暗下設計吳良方爛賭的父親,以買通吳良方,為范家的假物料清單掉包。吳良方無奈之下,違心地被逼著調換了衙門的真物料清冊。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9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9集

小梅得知謝昌吉為程蘭蘭背上了一條命案。小梅將此消息告訴給鄭板橋,鄭板橋隨即重審謝昌吉與程蘭蘭。原來,他們口中的命案,指的是流氓馬昆。聽完謝昌吉的認罪,鄭板橋立即派人前去事發現場查看,發現石塚裡並沒有馬昆的屍體。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8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8集

范母誣陷饒小梅偷了范家玉鐲。饒小梅解釋說那是子揚送她的定情信物。鄭板橋審理玉鐲被偷一案,需要子揚作證。子揚想去作證,卻被二虎威脅。子揚被二虎蠱惑,去衙門做了假證。子揚以自殺,來懇求範母放過小梅。范母只得作罷。從此,子揚和饒小梅有了間隙。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7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7集

子揚無意間發現了家中暗格內的毒藥包。張柱散播謠言,說鄭板橋貪污腐敗。饒小梅趕到,替鄭板橋挽回名聲,並帶人們參觀縣衙,證明鄭板橋兩袖清風。百姓明白了鄭板橋是好官,並知道張柱是壞事幹盡。費姑認可了饒小梅,有意撮合鄭板橋和饒小梅的婚事。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6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6集

張柱誣陷流民往魚塘內放養螃蟹,而螃蟹對於范縣是不吉之物。鄭板橋假意小事化了。當夜,鄭板橋帶人在魚塘附近蹲點,逮住了往魚塘內放螃蟹的張柱。鄭板橋找來本縣人和流民,當著大家面,治罪張柱,並做通大家思想工作。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5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5集

蝗災來襲的消息在范縣傳得沸沸揚揚。百姓圍到縣衙門口要見鄭板橋。姚捕頭讓鄭板橋派到鄆城打探蝗災實情,路途中被二虎反復阻撓。鄭板橋安撫百姓,勸大家不要提前收割莊稼,以免形成縣內人們恐慌。姚捕頭無功而返,鄭板橋只得將希望寄於來福。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4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4集

范夫人將范子揚得天花的事怪罪于饒小梅,大肆責駡,小梅忍住委屈,照顧范子揚,給了范子揚康復的信心。鄭板橋獲人來報附近村鎮鬧蝗災,鄭板橋決定封鎖消息,等查明情況再做定奪。陳軒私自打開家丁拿來的給范仁富的信,發現其與貪官污吏,奸商勾結。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3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3集

陳軒騰出別院幫助安頓疫民。提出疫苗種痘治療天花,鄭板橋為穩定民心全力支持。范仁富暗中派人找更多疫民,加大鬧事,企圖扳倒鄭板橋。鄭板橋拒絕並決定消除疫情,范仁富假意贊同,私下令人故意擴散疫情,誇張天花疫情引起百姓恐慌。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2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2集

湘菱和范子揚在看煙花,范子揚期待小梅的到來,並告訴湘菱自己在等待小梅,湘菱假意替范子揚和饒小梅考慮留下替他們掩人耳目。哈圖強行娶走秦世媛,婚嫁隊路過煙花會。秦世媛怕晏斯泰為難父親,不肯離開。饒小梅只好和秦世媛交換衣服,代秦世媛去了晏府。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1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1集

鄭板橋和金先生比畫功,由秦老爺的鳥評判鄭板橋獲勝,秦世媛和陳軒終成眷屬。饒小梅決定堅持下去讓范家接受,和范子揚在一起。湘菱目睹兩人私定終身的決心,心中不忿,不慎掉入河中,被小梅救起,小梅因此生病。鄭板橋關心不已,並作詩同賞。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0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0集

小梅給世媛送飯,偷偷給世媛報信,鄭板橋表面答應幫秦父給世媛覓賢婿,實則暗中在幫陳軒,勸世媛保重身體。范仁富得知陳軒戴罪立功,送來一車中藥,鄭板橋趁機勸范仁富迎娶小梅做兒媳,范仁富拿夫人做擋箭牌。鄭板橋開導小梅不要輕言放棄。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9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9集

看著子揚和湘菱離開,小梅失魂落魄走在集市中,被鄭板橋撞見。鄭板橋看了信件,思索小梅和子揚的事情,這是秦世媛拜訪,替陳軒求情。鄭板橋帶世媛來見陳軒。鄭板橋帶二人到剛剛準備好的醫館,要陳軒“邊坐牢,邊行醫”,陳軒驚喜。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8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8集

鄭板橋跟小梅去集市買東西,小梅誤以為陳軒是壞人,上前制服,得知是前任陳縣令之子。陳軒到鄭板橋書房,陳軒告知殺害父親真凶是范仁富,鄭板橋承諾會查明真相,決定讓陳軒住進縣衙。鄭板橋作畫,小梅心不在焉,水倒了一桌子。范家送來子揚書信,小梅欣喜。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7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7集

范子揚追小梅到鳳鳴苑,被一群姑娘圍著拉扯,小梅離開,子揚追出來跟小梅解釋,這時陸遠給子揚送汗巾,子揚無意中說出姚三出事當晚在客棧門口見過陸遠,小梅急忙跑回去跟鄭板橋彙報。鄭板橋跟小梅商量過後,決定派子揚潛入鳳鳴苑。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6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6集

范仁富當街施布。小梅陪費姑去寺廟祈福,正巧碰到范家母子,范夫人欲給兒子跟秦家攀親,被費姑攪散。秦世媛不小心撞上哈圖,哈圖糾纏不休,小梅出手相救。小梅、世媛一見如故。姚三借酒澆愁,鄭板橋暗中跟隨。姚三欲自盡,被鄭板橋攔住。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5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5集

鄭板橋直覺佛經跟案件有關係。一聽說衙門所剩銀兩不多,鄭板橋決定讓姚三到處借佛經。鄭板橋找到《地藏經》,帶領眾人破解帳本秘密,根據帳本所指,找到鹽礦。姚三考察得知洞穴深處發生過嚴重坍塌,小梅推測出之前賣身後失蹤的人應該被埋在裡面。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4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4集

來福貪吃,被人下了迷藥。洪興逃跑,姚三抄了洪興的銀兩。二虎、洪興密會,洪興決定趁夜色偷回帳本。洪興無意中得知麥稈扇準備運往京城。范子揚找小梅澄清誤會,洪興趁機逃脫。往事一幕幕湧上心頭,二人淚流滿面,小梅狠下心說著絕情的話,二人痛苦不已。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3集

眾人看鄭板橋拿出自己的錢來,感動,不忍鄭板橋為難,決定自己去找洪興,鄭板橋陷入思考,救急不救窮,如何解決民生問題是關鍵。小梅自責惹下麻煩。小梅手裡的麥稈給了鄭板橋啟發,第二天一大早鄭板橋便出了門,費姑要小梅暗中保護大人。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2集

鄭板橋傳了饒小梅來問話,追問饒小梅不依不饒的原因,饒小梅帶鄭板橋到貧民區看到洪興欺壓百姓的狀況震驚。小梅看不慣洪興欺負人,二人大打出手。鄭板橋跟洪興談條件,洪興為討好鄭板橋無奈答應。洪興找二虎商量如何對付鄭板橋,二虎讓洪興暫時依了鄭板橋。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集

糊塗縣令鄭板橋 第1集

范縣知縣被地痞洪興派人殺害,鄭板橋奉命成為新任知縣,鄭板橋為圖清靜牽了毛驢走小路,碰巧遇見因為定情信物掉入河中,正在尋找的饒小梅,誤以為饒小梅欲尋短見,出手相救。鄭板橋升堂給當差眾人立規矩,審理饒小梅狀告惡霸洪興放高利貸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