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往事 第8集

中國往事 第8集

曹金氏將一塊玉佩交給光漢,讓他好好對待日後的妻子,光漢聽後表情複雜,悻然離開。曹金氏發現了躲在門外的耳朵,懷疑耳朵是否看到了剛才的一切,耳朵連忙否認。曹金氏對漸漸長大的耳朵深感愧疚,近在咫尺卻始終不能相認的痛苦讓她飽受煎熬。
分類 中港台
導演
演員
,
,
語言 普通話
字幕 中文
片長 60.0 分鐘
節目級別 PG
相關節目
中國往事 第15集

中國往事 第15集

曹金氏召見玉楠,責備玉楠不應該讓光漢搬到火柴公社去住,玉楠解釋無用,無奈之下只得道出光漢有“戀母情結”,無法行夫妻之事,曹金氏心疼光漢,反而斥責玉楠沒有盡到為妻的責任,玉楠頓感委屈,頂撞了曹金氏,摔門而去。玉楠一氣之下決定回娘家。

中國往事 第14集

中國往事 第14集

鄭玉松來到翠雨樓與人秘密會面,此人正是綁架曹猛的小鬍子。兩人談及曹猛到處搜尋藍巾會一事,玉松勸誡小鬍子小心為妙,並稱他已和曹猛打賭,勢必要將曹猛殺了。小鬍子則責怪玉松優柔寡斷,並用玉楠威脅玉松,這讓玉松大怒。

中國往事 第13集

中國往事 第13集

光漢因為沉迷於製造火柴而搬到了火柴廠住,玉楠帶著五鈴兒來幫他打掃房間,光漢厭煩玉楠的打擾,玉楠忍無可忍將壓抑多時的感情全都發洩了出來,質問光漢的冷漠和不負責任。光漢無言以對,兩人終於在機器的轟鳴聲和雪白的刨花叢中擁抱在一起。

中國往事 第12集

中國往事 第12集

瓏繡突然不明原因小產,光滿得知消息後急忙趕回家中。曹榮氏、三秋、小魚兒在光滿面前惺惺作態,表現得自責不已。光滿召來炳叔欲查明瓏繡小產的原因,炳叔回答得滴水不露,光滿感到無從下手。炳叔離開後,二奎偷偷向光滿透露,曹如器曾送了一碗湯給瓏繡。

中國往事 第11集

中國往事 第11集

光漢與路卡斯一起回家,路卡斯一見玉楠便認出了她,唯獨光漢全然忘記了之前在火車上的邂逅,這讓玉楠深感失落。耳朵病癒醒來,見五鈴兒在自己房中幫忙收拾,原來是玉楠見耳朵可憐,特意派五鈴兒過來照顧他。

中國往事 第10集

中國往事 第10集

次日清晨,五鈴兒驚訝地發現光漢竟然未與玉楠同房,而是在外面的廊柱下睡了一夜。玉楠伺候光漢洗漱,想讓光漢多停留片刻,光漢卻匆忙趕去火柴廠,玉楠努力壓抑著心中的不快。光滿去米店查帳,發現帳目不對,找來米店掌櫃麻生對質。

中國往事 第9集

中國往事 第9集

光漢與玉楠成親之日,炳叔和耳朵一大早就張羅開了,卻遲遲不見光漢的身影。光滿責怪炳叔安排不周,這時下人來報,光漢在火柴廠被機器絞了。光滿心急火燎地趕到火柴廠,才發現原來光漢完好,只是辮子被絞了,急忙命人為光漢準備一條新辮子。

中國往事 第7集

中國往事 第7集

玉松為光漢的火柴公社送上賀禮,碰巧遇到二奎為光漢配置火藥回來。玉松見狀,便讓光漢將火藥送一部分給他,光漢滿口答應。二奎驚覺不妥,連忙向光滿報告。光滿趕來責備光漢擅自將火藥送人,害怕擔上販賣火藥的罪名,光漢卻不以為然。

中國往事 第6集

中國往事 第6集

耳朵回到曹家,曹如器見耳朵安全回家無比高興。光滿向耳朵詢問光婷下落,耳朵如實告知,光滿讓耳朵隱瞞光婷逃婚的事情。鄭玉松暗中參加反清組織藍巾會,襲擊巡捕營,卻不幸受傷,躲入柴房療傷。玉楠全不知情,正向丫鬟五鈴兒和德實打聽,發現家中傳出呻吟聲。

中國往事 第5集

中國往事 第5集

炳叔告訴曹如器耳朵拒絕賞賜的事,曹如器對耳朵雖然欣賞卻仍然無法克制心底的恨意,炳叔說起當年算命先生的預言:“耳朵在,則曹家興;耳朵去,則曹家敗”,曹如器偏不信命,要炳叔再次暗下毒手殺掉耳朵。

中國往事 第4集

中國往事 第4集

曹如器來到曹金氏的佛堂,告知光漢的婚事已經定下,光婷也將許配給柳鎮的翁家,但是曹金氏對此漠不關心的態度讓曹如器很是氣憤,臨走前告訴曹金氏耳朵很好,聽到這句話,曹金氏心神大震。光婷撞見三秋生完小孩後出血不止的慘狀,大受刺激,堅決不肯嫁人。

中國往事 第3集

中國往事 第3集

鄭玉松正與管家德實在對帳簿,鄭玉楠拿著光漢的照片闖入,告訴大哥她認識光漢,她願意答應這門親事。玉松生氣地告訴玉楠,曹鄭兩家從來都水火不容,不能結親。玉楠則堅持要嫁給自己喜歡的人,為此和哥哥賭氣,玉松拗不過她,只得尊重她的意願。

中國往事 第2集

中國往事 第2集

耳朵在碼頭翹首期盼二少爺的身影,不料遇見官府辦案,只能避開。耳朵來到翠雨樓,被老鴇吳婆婆和眾女子調戲,正在窘迫之際,曹光滿的相好晚月姑娘出面替耳朵解了圍。耳朵將信交給晚月,晚月讓耳朵帶個口信,說她已經懷了光滿的孩子,這讓耳朵異常震驚。

中國往事 第1集

中國往事 第1集

大少爺曹光滿的兩位姨太太三秋與小魚兒都臨盆在即。光滿一心希望兩位姨太太能為自己生下兒子,但可惜的是兩個都是女兒,令光滿極為失望。小隨從耳朵奉老爺之命來取小魚兒產後的胎盤。曹如器暗示光滿的兩位姨太太同一天臨盆,必有不忠,光滿憤然離去。